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轻博客

君交淡若水,岁久即如真。

 
 
 

日志

 
 
关于我

记得我第一次去寺院,师傅给我起了个法名叫明轻。我问师傅是什么意思?师傅说:轻安明净哦,这可是人的最高境界啊。听了师傅的话,我就喜欢上了这个名字了。明净:心里明白清净,什么烦恼都没有。轻安,心情轻松安详,自然就能快乐了哦。愿和有缘人交真诚的朋友。祝进入我博客的师、友心想事成,吉祥如意。

网易考拉推荐

妻子【原创】  

2013-02-11 18:16:52|  分类: 心灵写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妻子

        正月初二一大早,妻子就起床了,因为今天是外甥们要来拜年的日子。忙里忙外,拿出珍藏了许久的好吃的,有些是连我这个做丈夫都不知道的家里保存着的东西。精挑细选,蒸煮烹饪,家里到厨房不知跑了多少遍。听着那刀切案板的蛮有节奏的声音,像是在听一曲美妙的乐曲。闻着飘出那阵阵的香味,像是已经享受到了一顿香甜可口美餐。那深深的情意,那忙碌的身影,我好像回到了幼时去姥姥家拜年的情景。早已陶醉其间,如痴如梦。

       一阵铃声把我从记忆中拉回,小弟从那头打来电话说:“中午我准备好了,让外甥们都到我家来吃饭,晚上到你家吧。”说完挂了电话。

      妻子在厨房像泄了气的皮球,那所有的美妙的乐曲,诱人的香味像凝固了似的,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作为一贯能忍能让的妻子,只好唉声叹气地坐在那里,谁叫自己是老大,就做再一次的兄宽弟让吧。

        还没有坐稳,电话又响了,是妹夫的声音:“嫂子,中午让外甥们到我家吃饭吧,趁我在家,要不我上班走了,就该你妹子一个人忙活了。”

        “你和小弟说吧,他说中午到他家去。”

        放下了电话,妻子满腹牢骚地说:“今天是拜娘舅的日子,外甥们应该到我家来,就算小弟家也是当舅舅的,勉强还说得过去。为什么不先来拜娘舅,却让去闺女家,我真想不通。”

        “无所谓,到哪里都是吃,何必计较呢。”我在一旁讲开了大道理。

        “如果那样,传统的礼仪不就乱套了吗,不拜父母,先拜子女是什么道理。”深谙传统礼仪文化的妻子振振有词地和我争辩。我似乎理屈词穷,也说不出所以然了。

        沉默了一会,电话又响了,不知为什么,今天的电话好像故意给我作对似的,一股不祥的预兆在我心里生起,估计又不是什么好消息。果不其然,小弟说:“嫂子,中午外甥们去妹夫家了,我准备好了,晚上到我这里吃饭。”

        话未说完,电话挂了。妻子木然地站在那里,眼泪一下子掉了出来。

        “他们把我当人了吗,只想自己,谁想过我了。我是老大,应该有个排次吧。一个是心疼老婆,一个是准备好了,他们只想自己的方便,我就不知道方便吗?难道我从早上忙到现在,一点也没有准备吗?平日里你们想怎样就怎样,我从来没有计较过。今天是大年初二,你们就这样对待我,这不是欺负人吗。”妻子一边哭一边说。

        “看,大过年的,何必呢,不就是一顿饭嘛,落得个清闲自在不好嘛。”我心不在焉地说道。

        “你倒会说风凉话,我准备了这么一大顿的东西,我容易吗,我是大舅妈,我平时对他们怎么样,他们顾及我的感受了吗。”妻子越说越来劲。

        是啊,妻子自打嫁到我家来,就一直是礼仪有加,通情达理。孝公敬婆,和睦妯娌。平日里,家长里短地不免有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发生。每当此时,妻子就做起了老嫂比母的榜样,把事情处理的恰到好处。特别是我母亲去世后,父亲又找了一个老伴,姊妹们都不大乐意,是妻子耐心说服,让弟妹接受了这一现实。母亲去世后,家族的名分和重任就落在了妻子的肩上。要处理好和继母的关系,又要把家里的责任承担起来,说真的,我这个自以为是,把家务无大事,最不爱管家务事的大男人,也不得不佩服她的能力。逢年过节,应承门事,花钱是小事,操劳起来可实在不容易哦。妻子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她为人大方,热情好客,不管是亲戚朋友,还是街坊邻居,只要一叫她,不管是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她都是满口答应,从不推辞。对家里人更没得说,弟妹有心事找她诉,有牢骚向她发,有困难要她帮。她总是不厌其烦地听,不厌其繁地做。每次都处理的井井有条。使一个祖孙四代,大小几十口的家族在社会上能够像模像样地站在人前,说在人前。说真的实属不易哦。

        也难管妻子要掉眼泪,她的一番情意没人理解,她的辛勤付出没人顾及。

        “不来算了,看不起我拉倒。”妻子总算是发泄了心中的苦闷,心情慢慢地平静了下来。儿子和孙女走亲戚去了,中午的饭就我们夫妻两个吃,那一顿吃的是没滋没味。

        说归说,牢骚归牢骚。午饭过后,妻子说:“每年一次,总不能不待客吧,要不,下午招待他们吧。”

        于是那停顿下来的厨房的交响乐又重新弹了起来。

        这就是我的妻子。

                                                                                                                2013 癸巳年正月初二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