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轻博客

君交淡若水,岁久即如真。

 
 
 

日志

 
 
关于我

记得我第一次去寺院,师傅给我起了个法名叫明轻。我问师傅是什么意思?师傅说:轻安明净哦,这可是人的最高境界啊。听了师傅的话,我就喜欢上了这个名字了。明净:心里明白清净,什么烦恼都没有。轻安,心情轻松安详,自然就能快乐了哦。愿和有缘人交真诚的朋友。祝进入我博客的师、友心想事成,吉祥如意。

网易考拉推荐

怀念上隆下慧老和尚  

2013-02-08 15:33:19|  分类: 心灵写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念上隆下慧老和尚

那天早上,果学法师给我打来电话:隆慧老和尚圆寂了,定于腊月廿五日在五台山荼毗。他问我:你去不。“去”。尽管我近来身体不好,轻易不出远门,但一听说此事,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可是我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又追问了几遍。直到看见能继法师发出的讣告:老和尚于2013年1月30日早晨6时在北京安详示寂。世寿八十一、僧腊五十五、戒腊五十二。才确信这不是假的。这几天心里一直闷闷不乐,胸口像压了一块铅似的,还不时地隐隐作痛。老和尚的桩桩件件,一直在我眼前飘动,那些往事又涌上心头。

认识隆慧师父是在晋城召开组建晋城市佛教协会筹备组和重建白马禅寺筹备组的时候。我代表陵川县参加了会议,成为了其中的一员。后来到晋城市佛教协会的成立后,我被当选一届常务理事,二届副会长。由于工作的关系,和隆慧师父的接触多了,对他老人家有了一个理性的了解。师父是旧社会走过来的人,和我的在五台山皈依的慈荫师父一样,他们都有一种老脑筋,老习惯,老思维,老方法。

一是节俭,当年我的皈依师就是那样的僧人,已经是怀揣几十万的老方丈了,但每顿饭都是到大寮随大众过堂,看见他拿个窝窝头,咬口咸菜,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我当时真不明白他怎么这样吝啬呢?直埋怨了他好几年。如今的隆慧师也是这样,一分一厘都计较的认真。我想,怎么老和尚们都这样呢。老和尚一九八九年冬应晋城市当地政府与信徒之请,下山来到晋城筹建千年古刹“白马禅寺”。其中慕名而来捐资者不乏其人。那时我在市佛协工作,佛协经费十分短缺,时不时的要想老和尚去要,当时每次他都详细询问经费的去处,连一毛钱都不放过,当时给我的印象是凡是老和尚都抠。后来决定要出版晋城佛教会刊,由我担任总编,负责全部事务。为了经费,我和老和尚的接触更多了起来。向老和尚要钱,就像是在一个即将挤完的牙膏筒里挤牙膏一样,费了很大劲也挤不出多少来。我费尽口舌地说,老和尚满脸微笑地听,听完后如数家珍地说起来白马禅寺的进展工程。看到狭小的住持室里挤满了想他要钱的工程队、施工队的人,我只好无言以对地退了回来。心里直埋怨,手里有几百万,给我几万都不肯,简直是看不起文化工作。当步入山顶,看到那一座座正在耸起的恢宏大殿,心中的埋怨顿时化的无影无踪。几年过去了荒山之上、一片废墟之中、占地五十余亩雄伟恢宏的寺院终于再现在娑婆世界之中,耸立在芸芸众生眼前。当此寺院被列入为中国百座名寺之时,我对老和尚的埋怨和误解已经是烟消云散了。

二是低调。老和尚做人低调,不喜言谈,不善社交。每当有政府领导来时,每当召开会议时,每当推选他担任职务时,他总是竭力回避,力争推辞,直到无有退路时,才勉强出面应付一下。老和尚经常说,名誉不是争来的,也不是买来的。只要你做到位了,你做的工作和你担任的职务相等了,你就会得到相应的职务,推也推不掉。由于法师功德卓越,受到社会各界及广大信众的尊敬,曾任山西省佛协副会长、晋城市佛协会长、晋城城区佛协会长,历任晋城市三、四届政协委员,城区四、五届政协委员、第六届政协常委。 法师也被列入《中华当代佛界名僧传》。

三是淡定,老和尚从来没有讲过困难,也从来没有发过愁。他不畏艰辛,只身来在晋城,手无分文,人缘不熟,甚至还遭到好多的诽谤和误解。最后还有人想把他从晋城赶走。老和尚从寺院出来住到居士家,发愿一定要把白马禅寺修起来,今生完不成,来生接着完。也可能是老和尚的愿力感天动地,他任劳任怨,殚精竭虑,历经十四余载,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每当别人问起此事是,他总是淡淡一笑了之。他从不化缘,也不攀缘,有人来捐款,他也只是平淡处之,从不献媚于他人。对于白马禅寺的未来,他从开始动工时就心中有数,制定了未来的宏图。但他从不向别人提起,也从来没有吹嘘将来的成就。工程进行中,谁也不知道将来的寺院是什么样子。大家问他寺院什么时间完工,他总是淡淡一笑,说:别着急,慢慢来。看到今天的寺院,不能不佩服老和尚的眼光和睿智。寺院完工了,老和尚是当之无愧的的寺院方丈和开山祖师。正当大家有意推举他升任方丈时,他却走了,离开了自己呕心沥血一手打造和经营了十几年的寺院悄无声息地走了。走的是那么平静,那么低调,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一时间,猜测,怀疑,误解,诽谤,风言风语的充塞其间。但实事胜于雄辩,毕竟那么大的寺院展现在大家面前。不用辩解,不用解释。老和尚再没有回来过。风声也就慢慢地没有了。

四是弘法。老和尚温和慈悲,大启法筵,严净坛场,戒法普施,垂范诸方,弘传宗门,不遗余力,以言教醒人,以身教作范,对于前来求法之人,他有问必答,富贵贫愚一视同仁,随类应化,平等摄受,不忘记佛陀本怀,荷担如来家业,弘扬正法。一九七五年拔乱反正,文革阴影尚未清除,他就在五台山首开了授戒先河,从此走上了续佛慧命、绍隆佛种的传戒生涯。一九八三年在塔院寺行监院,一九八四年重新修复善财洞并主持寺务。一九八九年九月二十八日接当代禅宗泰斗上本下焕老和尚法为临济正宗第四十六代传人。他来到晋城以后,也在修建寺院的百忙之中,也不忘弘法利生。坚持说皈依,授戒,剃度僧人。每月的农历腊月廿五日,都会在寺院举办皈依法会,至今坚持不懈,从未间断。他念念不忘佛教要后继有人,提携后学,传法教诲,耐心教化,孜孜不倦。他不为名、不为利,默默地修行,不随波逐流,坚持自己的理念。直至到自己功成隐退。他只是在平淡中显真实,于细微处示真谛,以一生的示现说明“平常心是道”。

 老和尚一生崇高行仪,非言语所能尽,修行功德如同虚空,非凡智所能思,现化缘已尽,安详舍报。他做完了自己应做的事情,度完了与自己有缘的众生,走完了自己要走的路。他心无挂碍地走了。面对老和尚的悄然逝去,心中一直耿耿于怀,闷闷不乐。也可能是他老人家为了关心我的身体,前去五台山前夜,下起了大雪,路上不通车,五台山之行没有去成。后来听果学法师回来后说,法会很圆满,当天早上还在下雪,上午办法会时天晴云散,下午举火荼毗时又是雪花飘飘。看到网上的照片,老和尚清瘦的脸庞,紧闭的双眼,望慈容而哀泣,思法乳以兴悲!在此惟有以寥寥数语,抒发心中怀念之情,愿老和尚乘愿再来,度化尘凡。

                                                                                                                       弟子    冯玉庆顶礼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